再陷解散风波 暴风TV游走钢丝绳
发布时间:2020-02-09 21:29

  

  近日,暴风集团旗下深圳暴风智能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暴风TV”)陷入“公司解散”、“员工讨薪”的传闻中,尽管该公司已经发布公告解释称系部门调整、办公地址变更,但依然难掩其萧瑟之境。2015年,暴风集团成立暴风TV,加入当时激战正酣的互联网电视战局,但四年来,暴风TV表面风光,背后辛酸,由于电视业务的拖累,2018年暴风集团亏损高达10.9亿元。随着国内彩电市场萎缩,再加上华为等手机厂商的介入,暴风电视如今正游走在钢丝绳上,未来恐难觅新机会。

  部门调整

  有消息称,暴风TV向员工正式发出“遣散”通知,由于融资进度问题,公司决定遣散所有员工,目前公司已搬离原办公地。另外,由于暴风TV亏损问题严重,还有网友爆料称其疑似因拖欠员工薪资,被员工拉横幅追债。

  对于上述传闻,5月21日,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到暴风公关部相关负责人,但截至发稿,对方未作出回应。北京商报记者也拨打了官网提供的服务电话,发现其服务正常。

  之后,暴风集团发布澄清公告,称暴风集团关注到暴风TV解散等相关报道。对于上述报道,公司高度重视,经过对相关信息的核查,对暴风智能解散的报道予以澄清。

  公告显示,暴风TV系暴风集团控制子公司,暴风集团持有暴风TV 22.6%的股权,暴风TV纳入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。2019年5月22日,暴风TV管理层与股东召开股东会,正视暴风TV面临的困难,对现状进行分析讨论,提出新的发展战略与对策,股东对管理层的工作表示支持。

  暴风TV业务仍在正常经营,为优化结构、控制成本,暴风TV对行政、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,但技术、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。此外,暴风TV原来办公地址的租赁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,暴风TV已经搬离该地址,新的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。

  暴风集团强调,暴风TV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,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,目前暴风TV的融资事项仍在加紧推进中。

  对于调整原因,暴风TV CEO刘耀平在股东大会上解释道,一方面是基于对优化结构、节约成本的考虑。“通过这几年的建设,很多模块已经成熟,技术进步后用不了这么多人,优化后的人员能够保障公司正常运营。”另一方面,暴风TV电商业务发展较快,目前公司通过电商的销售收入占比已经超过50%,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后,线下销售人员减少,也进行了调整。目前暴风TV在全国各地都有员工派驻,其中深圳和北京较多。

  对于办公地址搬迁一事,刘耀平坦言,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。“原来在高大上的写字楼,搬迁后我们的办公成本可以大幅降低,节约了开支。目前公司位于深圳中国高科大厦7楼的新办公场地已经投用。”

  大幅亏损

  早在2018年7月,暴风TV便已曝出裁员。当时有报道称,暴风通过裁员50%自救。

  暴风TV本是一个互联网智能电视开发商,主要提供暴风人工智能电视、暴风人工智能语音电视等产品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暴风TV成立于2015年6月,注册资本4244.3218万元,曾于2019年1月被列为被执行人;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
  但暴风TV并没有为暴风集团带去利润,反而成为拖累。暴风集团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,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11.27亿元,同比下降41.15%;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.9亿元。年报的数据中解释,暴风集团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暴风TV的亏损。今年一季度,暴风集团营业收入为7120.51万元,较上年同期减少81.6%;净亏损1749.5万元,上年同期亏损2954.17万元。

  对于2018年的大幅亏损,产经观察家、钉科技总编丁少将指出,暴风集团的问题和此前的乐视很相似,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能力、业务线太长,资本市场一旦有变,现金流断档,业务就格外脆弱。

  刘耀平表示,亏损主要是计提了相应的权益性投资减值准备、应收款项坏账准备、存货跌价准备等资产减值损失;另外,互联网电视业务为了积累用户,抢占市场份额,营销推广力度加大,成本费用增加。“此次调整后,公司的亏损会大幅减少。”

  而暴风集团董事长兼CEO冯鑫曾自信地表示:“暴风TV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,2020年和2021年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。而2018年,将达到单个TV的盈利点,即单个用户的ARPU值超过获客成本。”然而,事实却未能如他所愿。


来源:365体育